当前位置: 穿越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伊塔之柱 > 第四十六章 中场
txt全集下载
阅读背景: 字体选择: 黑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启体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四十六章 中场

伊塔之柱由穿越小说网(m.15k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在苍白与幽深的地底此刻所展现出的不过单调的两种色调——灰与白。www.biquge001.com或再加上枯萎的林地之间所耀动的幽蓝色的影子。
    当战斗进行到某一个阶段的时候,交战的双方就已经很难分得出彼与此,它们在幽深的林地之中犹如两头死斗的巨兽,试图用尽最后的力气,咬穿对手的咽喉——
    将死之人所尽力发出哀嚎的声音,正与其胸腔之中喷涌而出的温热血浆一起,化为点点白光,犹如消散的星烬。
    水晶的怪物正从其冰冷的尸体之上抽出修长的肢爪,狭长的利刃之上,涂抹了刺眼的鲜血的颜色。
    但它既而又被已逝者的同伴——一个矮人,咆哮着挥舞着战斧抡飞了出去,碎成一地。
    失去了色泽的水晶,与其上层层消退的法阵,一齐滚落在枯萎的树木虬扎的根支之间,再无旁人在意。
    怪物倒下,或人类倒下,此刻已不再重要,如此的一幕幕正反反复复在这森林之中上演着。
    战斗已趋于白热化,或者说进入了尾声。
    方鸻看到从灰白的树林之中走出的巨大的甲壳动物,犹如从沉沉的湖水下浮出的白垩色岩石,每一对节肢上都布满了钙化的鳞层。
    那怪物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他从未听过那样的声音,甚至在面对黑暗巨龙之时,他都未曾感受过那样从心灵之中升起的绝望与悸动。
    不远处一个铁卫士还没来得及转身,水晶尖刺已旋转着从黑暗之中飞出,擦过其手中大盾的边缘,在那里留下一道豁口——并击中对方的胸口。
    于是就在方鸻面前上演了这样的一幕。
    那是一声怪异的尖锐的声音,像是用刀割开玻璃,厚重的铁甲像是纸张一样支离破碎了。铁卫士横飞了出去,撞在一棵树上,反弹下来。
    那个人好像是一具布娃娃一样了无声息地挂在灰白的根支之上,扭曲的金属下已经血流如河,灰白的皮肤上如同融雪一样泛出点点白光。
    “小心——”
    他听到有人冲自己喊了一声。
    同样的尖啸声再一次呼啸而至。但他其实相当安全,因为大猫人就守在一侧,只不过狮人圣骑士这一次甚至都没有动。
    黑暗之中闪过一道雪亮的刀光,侍立于一侧的狩龙人长刀出鞘,那水晶尖刺在半空中断裂,化作水晶粉末扑簌簌落下。
    构装体灵活的指节转过着刀柄,让刀刃划过一道弧光重新归入鞘内,一切仿若从未发生过。方鸻举着的金属操控手套张开手掌,依次动了一下食指中指与无名指,才重新看向那个方向。
    “反应很快。”
    “我也见过这东西不少次攻击了,瑞德先生。”
    “那这么看来是熟能生巧。”大猫人这才拔出剑来,双手握剑转过身去。
    但方鸻只说了一句:“掩护我一下,这一次让我来试试。”
    他轻轻握了一下拳。
    四台狩龙人齐齐举起了手中的魔导铳,枪口内还带着淡淡的红光与余温,硝烟未尽,刺刀之上也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那灰白的巨大生物仿佛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不妥,转动着六条节肢,发出细碎的声音,试图在分辨这些奇特的同类,
    而下一刻——
    火花在黑暗之中绽放,沿着那怪物的胸腹一路向上,伤害数字在全息投影之中依次跳了出来,灰色的,犹如一串跃动的字符。
    与之相随的是那怪物连连后退,半空中汇聚起来的法力也随之流逝,那些还未成形的水晶尖刺纷纷粉碎,落在地面上。
    第一轮射击,它钙化的外壳便已支离破碎,巨大的冲击力打得它几乎失去了平衡,歪倒向一侧。
    但它仍试图反击,法阵再一次在它钳肢之间亮起,水晶的尖锥顷刻成形,向方鸻呼啸而去。方鸻向一个方向射出飞爪,拽着自己一个翻滚避开那几支尖刺,他举起手来,下达了开火指令。
    而第二轮射击,子弹扬起飞散的水晶碎片,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再是躯壳,而是其脆弱的节肢。
    六发子弹之中的三发准确命中了它的节肢,剥去那里层层的钙化厚鳞,露出内的结构。第三轮射击紧随而至,打断了它一支节肢。
    对方歪倒下去,射出的水晶尖刺也随之打偏。狩龙人拉下拉杆,击发,第四轮射击带走了它另一支节肢,让这庞然巨物重重倒在地上。
    它几乎完全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但仍举起钳肢试图反击。但第五轮射击与第六轮射击接踵而至,就将它的大钳打得粉碎。
    六轮射击,每一发子弹扣除了对方外壳的硬度之后,至少带来七十多的伤害。而每一轮四发子弹,几乎没有射偏的,一共一千七百多的伤害。
    可六轮射击之后,对方虽然看起来惨的不能再惨,但方鸻心中明白——除了失去了行动能力之外,它并没有伤及核心。
    这怪物嘶叫着,甚至还能挥动着剩下一只钳肢,向方鸻射来一只水晶尖刺。虽然已是强弩之末,狩龙人举刀一挥将之击碎。
    方鸻看着水晶碎片噼里啪啦落了一地,一边冷静地命令狩龙人后退换弹。
    这时瑞德走上前去,双手擎剑,一剑挥下,斩下对方另一支钳肢。他看着那水晶巨钳轰然坠下,好像失去了魔力一样碎裂开来,才开口说了一句:
    “生命力顽强得惊人。”
    “不过你的选择十分明智,小家伙,看起来它们的节肢是弱点。”
    “确切的说是它们的笨拙,”方鸻答道,“远近皆能,防御与攻击同样出色,生命顽强,还擅长于土系法术,但总得有些缺点,否则它就不应当是三十三级的生物了。”
    他看着从视网膜上列出的那一行行文字,在与对方交手的同时,他的经验、知识与分析能力便同时产生作用,在系统的帮助之下一点点描绘出这种生物的大致能力值——
    虽然不一定准确,但已足以判断出一个轮廓。
    “不过多亏了之前见过你与它同类的战斗,瑞德先生,我才能得出这个结论。”
    大猫人笑了笑,“学习能力很强,小家伙。”
    这时才有人走到两人近前。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出言提醒他的人——那个诗人,翠野。他看着那已经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失序守卫,咋了咋舌:
    “三十片树叶,一千五百点经验值。乖乖,这可是白捡的,小发一笔。”
    虽然此前的提醒毫无必要,但方这会儿还是向对方表示了谢意:“谢了,之前的提醒——”
    “不用了,”翠野深有自知之明地摆了摆手,“我也看得出来,不提醒你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他不由深深地看了看静立于一侧的四台狩龙人。
    “异体?”
    方鸻摇了摇头,虽然狩龙人很特殊,但它们确实是原型机。
    不过他有些意外地看了对方一眼,知道异体的人不少,但一眼就把狩龙人认作是异体的,至少说明了对方的见多识广。
    “那就是我不认得的新货色了,”翠野也不多问,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灵活构装就是工匠最大的底牌,“前面打得很惨,我退回来看看你们这边的情况。”
    方鸻微微笑了一下。
    他知道前面的战斗进行得十分惨烈,选召者在之前的战斗中进行得太过顺利,他们的反攻不应该深入这片枯萎林地之中。
    如果他们在击退水晶的第二轮攻势之后退回荆棘前线,那么第三轮攻击可能会给他们造成一些麻烦,但绝对不至于这么惨。
    但人们显然已经失去了这种理智,他们选择深入这片林地之中与晶析**战,让这场战斗的最后一段彻底打成了烂仗。
    他其实也不是什么优秀的指挥官,但至少还是能从发条妖精俯瞰的视野之中,读懂战场上正在发生的一切。
    至于面前这个家伙,就纯粹是在信口胡茬了——对方和他们一样,一开始就没有和其他人一起过于深入。他一直在这一带,至于什么回来之类的话,听听就好了。
    这家伙精明得很,他和他的团队也是这个战场上少有损失得最少的。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方鸻的眼睛——
    当然,他也不说破。水晶的第三波攻势他是发现了的,也在公共频道之中提醒过,不过为胜利冲昏了头脑的人们未必听得进去。
    但总会有聪明人。
    这就够了。
    失序守卫倒下之后,这边停滞的战线终于继续向前推进了。
    不过方鸻没有选择继续跟进,只是默默看着幽蓝色的火焰渐行渐远,选召者们也从远处越过林地。
    不久,林地中便渐渐安静了下来。
    厮杀的声音正在逐渐远去,只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临死前的垂死哀嚎,那声音远远传来,又戛然而止,为这衰败的林地之间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意味。
    翠野看着林间潜动的黑暗,耸耸肩,“虽然打得难看了一点,但总算也是接近尾声了。”
    的确。
    方鸻并不否认这一点。
    透过发条妖精的视野看去——战场上星星点点的幽蓝色火焰正在熄灭,森林之中与森林之外已几乎是两个战场,但两个战场之上对方都在溃退。
    只剩下那些巨大的失序守卫,仍在负隅顽抗。
    但这些构装体巨蟹也一头头倒下了。
    选召者们好像找到了对付它们的办法,即仪式法术。虽然通常的情况下,对方肯定不会给选召者们从容施法的机会,但别忘了,这里还有灰树人。
    有灰树人这道可靠的壁垒,选召者们便能从容施展法术。两者的互相配合,显然达成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但反观另一边,水晶似乎也没有进一步投入更高等级力量的意思,只放任着天平一点点向着他们一方倾斜。
    而这应证了方鸻的想法,看起来这只是一次试探。
    但这场战斗选召者们赢得并不算好看。在察觉了这一点之后,也不知道水晶会不会很快卷土重来。
    它又打算将下一次攻击放到什么时候?
    “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赢,”翠微却摇摇头,“能赢很重要,这意味着有人愿意留下来,我听说复活的人中,十有**选择了留下来。”
    当然方鸻也不太明白,这家伙哪来那么灵通的消息,战斗尚且还未告一段落,他好像就拿到了一手信息似的。
    但这倒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留下来的人越多,选召者在这场战斗中实际损失就比想象中还要小得多。
    方鸻看着对方,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他也看得出来这家伙绝对是无利不起早的主儿:“话说回来,你来找我们不止为了说这个吧?”
    “那当然了,”翠野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直接了当地点了点头:“还记得他们许诺的分成么,我还为那些人带来了一个提议。”
    ……
    天蓝正不厌其烦叽叽喳喳和大家讲述着她之前在战斗那个巧妙的设计。
    虽然在方鸻看来,那的确挺巧妙的,作为一个诗人,注定了在这样的战斗中没有太大的作为——构装体不吃心灵法术,无论敌我双方皆然。像是翠野,也不是在战场上发挥了诗人的作用,而是完美地充当起了一个团长的职责。
    天蓝当然没有这样的能耐,但她的战斗更加机巧。她拉着姬塔在战场上设置了一个场地型的魔法陷阱,一个流沙沼泽。当然,这个法术一般是用来封路的,因为人们一般没那么傻会往陷阱里面跳——晶析兽也不会。
    但天蓝用一个爆炸音符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凡靠近那个陷阱一带的,皆被她用这个法术炸进了陷阱之中。由于音波系的法术对于晶体有天然的克制能力,因此低阶的失序爪牙几乎难以抵挡。
    靠着这一手小聪明,她和姬塔在战场之上还斩获了不少人头。
    不过方鸻看她兴奋的样子,没好意思告诉她,这个战术虽然巧妙,但一点也不新奇。原住民中就有擅长此道的大师,而超竞技之中最早至少十年之前也有人用过这样的技巧。
    但万事总有一个开始,不是么。
    地底之下反而没有昼夜,来自于穹顶之上的光芒无时无刻不照耀着这片金色的林地,只不过窗外的光线很快暗了下来,使四周看起来像是进入了黄昏。
    “那就是崇山之心。”
    “或者说它力量的一种显现,”唐馨看着那个方向,低声说道,“我听说水晶不敢轻易进攻这个地方,就有它的原因。”
    “但它终归会来的。”天蓝停了下来,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之前那一战打得那么艰难,它试探之后一定会有所收获。”
    “是他们,不是我们。”帕克嘀咕着纠正道。
    唐馨看了看两人,无心参与争执,她只是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们——或者说自己的表哥而已。
    方鸻将战利品分发了下去,每个人都有一份,甚至包括地底的核桃他们。
    这场战斗他们收获颇丰,除了自己拿到的人头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于其他团队战利品的抽成。虽然只有百分之七,但相较于整个战场上好几千头的晶析兽来说,这已经不是一个小小数目了。
    他转动着手中的叶片,借着窗外的光线看着其上自然生长的脉络——光线穿过叶片,使内里呈现出一种淡淡的黄色,犹如某种生长出时间的印纹的琥珀。
    翠野的提议来得并不突然,他代表那些大大小小参与过今天这场战斗的团队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们在之后的战斗之中也能继续这么合作下去。
    方鸻不介意赚一点外快,但对方的一句话却让他产生了疑虑:
    “对了,我听说你们在寻找土源晶,我可以帮你们说服那些团队,用一部分土源晶来替代报酬。我猜他们一定很乐意的,毕竟那东西在这里不值钱——”
    “当然也就是眼下,过几天等支援到了又不一样了,但我至少可以帮你们节省几天时间,不是么?”
    对方看起来是好心,但后面的话方鸻也没太听得清楚,大抵是因为心虚的缘故。
    若是旁人,当然不可能会为了这么一句话而疑神疑鬼,但他们不一样。方鸻不得不考虑,和这么一个消息灵通的人打交道,对方会不会发现了他们的身份?
    这个风险的严重性与他们当下面对的问题相比,可谓截然不同,尤其是希尔薇德还在这个地方,他必须谨慎小心。
    “犹豫了?”希尔薇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
    “嗯,有点,”方鸻点了点头,向自己的聪明的舰务官小姐寻求咨询,他向来是一点不介意的。
    他叹了一口气:“我原本只考虑到有一个消息灵通的人在这里会十分方便,但没想过这会不会是一把双刃剑?”
    “但眼下忽然拒绝对方,反而会引人怀疑,不是么?”
    “这正是我犹豫的地方,希尔薇德。”
    舰务官小姐笑了笑:“瑞德先生怎么说?”
    方鸻苦恼地抓了抓头,“这是另一个我头痛的地方,瑞德先生说这种事情应该让我去自己想。”
    “那船长大人还问我的意见?”
    “希尔薇德不一样嘛。”方鸻想也不想就答道。
    贵族千金抿着嘴,流露出一丝笑意:“我看船长大人大可以放心。”
    方鸻有点意外地看着她,“怎么说?”
    “因为聪明人会选择聪明的办法——如果是我,我会轻易把这个消息公开出去么,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我会想办法找船长要一笔封口费,这才符合逻辑。”
    方鸻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然后呢?”他又问道。
    希尔薇德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我会再找一个机会不经意将把你们给卖了,再赚第二次钱。”
    方鸻听了这话差点没被噎住,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舰务官小姐:“那这还能放心?”
    “我第一次和你们交易的时,不就给过你们提示了么。我只负责卖,并不负责一定要抓住你们,不是么?”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但怎么保证他一定会先来找我们呢?”
    “因为这是最优解,是风险最低的选择,他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希尔薇德笑着答道,“所以船长大人你需要担心的不是他太过精明,而是那个人是不是还不够聪明,因为只有蠢人才会把一切事情都搞砸。”
    方鸻想了一下,虽然与对方接触并不多,但他觉得对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蠢人的样子。
    他还不完全放心,不过出于对于自己舰务官小姐头脑的信任,他决定还是就这么办。他在其他方面可能还有一些能耐,但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事情时,实在是感到有点一头包。
    不过保险起见,他先问了一句:“那我们就这么办?”
    希尔薇德仍是摇头。
    “之前我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船长大人。但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风险,当然要寻求回报才行。”
    ……

穿越小说网(m.15k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伊塔之柱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15kxs.com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