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伊塔之柱 > 第六十三章 介入借口
txt全集下载
阅读背景: 字体选择: 黑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启体 字体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六十三章 介入借口

伊塔之柱由穿越小说网(m.15kxs.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苏菲与方鸻一前一后来到天井中,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握在手中捂成一个雪球,然后用力丢出去。她看着雪球划过一条弧线消失在夜色中,才回头问道:
    “他们说的事情,你怎么看?”
    方鸻知道她指的是有关于南境同盟解散的事。
    他轻轻摇了摇头,其实南境同盟解散与否与他们这个冒险团关系不大,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私人冒险团,还没上升到要担忧整个考林—伊休里安或者是中国赛区的高度之上。
    不过他真正担心的是‘影之王座’那些人与龙火公会的人所说的那番话,他们所谓的那个大计划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如果有,他们的计划又究竟是什么?
    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他们已经与拜龙教站在了对立面上,艾缇拉小姐弟弟、奎苏女士儿子的死因尚未查清的情况之下,他当然不乐于见到对方的阴谋得逞,势力进一步发展壮大。
    不过南境这么大,这个计划究竟在何处实行也是一个没影的事情。他总不可能因为捕风捉影的一句话,便找上门去,先不说他们这个小小的冒险团是不是暗影王座加上龙火公会的对手,何况证据也不充分。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实力不足的原因,否则选召者之间还有更简单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自由心证就可以了,剩下的皆是以力破巧的选择。
    好在这一次他们南下,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
    “你呢?”他并未回答,只是反问。
    “这就是我的任务,”苏菲摊了一下手,表示她的任务是打探消息:“所以怎么都可以,你们这里条件这么好,茜又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打算先和你们一起,反正你们也会南下不是吗?”
    方鸻吃惊地看着她。“你打算临时加入我们团队?”
    “怎么?”苏菲捂出另一个雪球,装作生气的样子,作势要丢到他身上:“不愿意?别忘了我这个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的第一次可都交给你了!”
    方鸻满头大汗,心想这说的都是什么话——这话要是传出去的话,保准来找他麻烦的银色维斯兰的粉丝,可以从艾尔帕欣排到戈蓝德——他又心虚地回头看了一眼,所幸德丽丝的房间静悄悄的,赶忙摇头:“那倒不是,只是你的身份……”
    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莞尔一笑:“又不要你付一分钱,那么紧张干什么?你只需要给我和茜安排一间舱室,我免费给你们打白工好了,如何?”
    这个提议比之前的靠谱多了。
    方鸻抹了一把汗,干巴巴地答道:“……打工什么的太见外了。”
    “虚伪。”
    “怎么就虚伪了!?”
    “那我们干活,你给工钱。”
    “没钱。”
    方鸻两手一摊,马上学会了帕帕拉尔人的绝技。
    苏菲一脸鄙夷地看着这家伙,明明就是一个小财迷:“口不对心——”
    方鸻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不过他心中自然求之不得,这两位皆是银色维斯兰精英青训团的核心成员,战斗力毋庸置疑,多两个打手,何乐不为。而且两个大美人在船上也养眼不是么?
    外面的风声渐渐平息了。
    山谷中的后半夜出奇地变得安宁下来。
    苏菲注视着漆黑如墨的夜色,长长的睫毛轻轻一眨,忽然说道:“不过南方可能会乱起来了……”
    方鸻见她忽然认真起来,也看向远处,点了点头。
    南境同盟存在的价值不仅仅把南境大大小小的公会整合成一个整体,更重要的是平衡了大小公会、选召者与原住民之间的利益。而它一旦消失,这些问题便会暴露出来。
    何况南境因为偏向BBK联盟与否的问题,大小公会之间本来便产生了分裂,之后起冲突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更不用说,还有国王与亲王之争,原住民只怕也会卷入这个漩涡之中。
    而南方一乱,恐怕正是拜龙教乐于见到的事情。
    但他心中其实有些疑惑:“我有些不太明白。”
    “不太明白?”苏菲好奇地看着他。
    “超竞技联盟为什么要这么做?”方鸻回过头来:“自从我来到星门之后,听到的关于联盟的每一件事都是负面的,可利益真有那么重要?”
    他停了一下,换了一个问题:“我是说,难道让中国赛区正面健康的发展,不才符合它的利益么?”
    苏菲沉默了片刻。
    然后她摇了摇头:“谁知道呢?”
    她看向远方,答道:“其实以前超竞技联盟不是这样的,在V.E.M分裂之后,刚刚成立的超竞技联盟是站在公平与公正一方的。甚至银色维斯兰之所以建立,也与超竞技联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在第一次圣约山事件之后,一切就发生了改变,那之后联盟的行事风格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懂。它原本不偏不倚的态度,也逐渐失去了,直到第二次圣约山之战,几乎完全站在了大公会一方。”
    方鸻默然,这段历史他已经从弥雅那里听过一次,但从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口中讲来,又是另外一个角度。
    “银色维斯兰虽然也是大公会的一员,但我们更崇尚的是公正,”苏菲回过头来:“不过其实银色维斯兰还好,有机会的话,你可以与Elite的高层认识一下。”
    “Elite?”
    “你可能不知道Elite建立的背景,它现在几乎已经超过了我们银色维斯兰,成为了国内第一大公会,”苏菲答道:“但它在成名之前,其实没多少人知道这个公会。”
    方鸻楞了一下,好像还真是如此,Elite的崛起完全是犹如彗星一般突然,它第一次出现在前十大公会的名单之中,社区之上几乎没有任何人能说出这个公会来历。
    但那时候,Elite便已经位列国内公会第六的位置,之后更是一路过关斩将,直至可以挑战银色维斯兰,并在选召者与其粉丝的圈子之中掀起一股狂潮。
    背地里有无数人猜测过这个公会的来历,甚至有人认为Elite其实是军方的白手套,因为他们培养新人的方法,很类似于星门港军队之中。
    苏菲继续说道:“Elite通常在外面露面的,是他们的副会长Virus,那可是个冰山大美人——对了,你应该见过她,上次在芬里斯的时候。”
    方鸻点了点头。
    “他们的会长几乎没人见过,不过他在外面有一个代号,叫做‘R’,”她停了一下:“甚至也有传闻说‘R’并不在第二世界,甚至没有进入星门,只是在外面遥控指挥而已……”
    “不过这个传闻可能不是真实的,因为我手上有一个确切的消息,这个叫做‘R’的人,至少应当参与过当时的第一次圣约山之战。”
    “……并且自由选召者反抗联盟的几个主要核心之一,后来超竞技联盟没有找他的麻烦,很可能是军方保住了这些人,这也是为什么外界猜测Elite是与军方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缘故……”
    但后面这些话。
    方鸻根本一句话也没听清。
    他只张大了嘴巴,反问一句:“R?”
    “怎么了?”苏菲一愣,有点奇怪地看着他。
    但方鸻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他不知道这个R是不是与社区之上那个人有所关联,也不知道这个R是不是曾经与孤白之野并肩作战的那个少年。
    但可能性很大。
    他印象之中的那个人,水平之高超,如果不是已经退役的超级明星选手,那就只可能是第二世界现役的顶尖选召者之一。而顶尖选召者也就那么多,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巧合,有两个同名之人?
    又作为Elite会长,够不够顶尖选召者的资格?
    那当然是再够不过了。
    不过面对苏菲的疑问,他只摇了摇头。
    这是他和那个人之间的秘密,告诉孤白之野,只是因为孤白之野曾经也是那人的队友之一,但他答应过那个人,不会将他们之间的故事告诉更多的人。
    事实上他虽把那个人看作是自己的导师之一,但对方可没有承认收下他这个学生。
    “只是有些意外罢了。”方鸻答道。
    银色维斯兰的小公主不明就里,闻言只笑了一下:“意外不奇怪,不意外才奇怪呢。”
    “所以说,”方鸻又问道:“Elite和超竞技联盟的关系并不好?”
    “当然不好,”苏菲答道:“Elite常年与联盟作对,不过它从来不违反规则,联盟也抓不住它的把柄,只能给它使一些小绊子,比如比赛的大小名额,对手安排,宣传窗口还有训练赛方面的一些小伎俩……”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可惜Elite实力太强,这些小把戏在它硬实力面根本不值一提,超竞技联盟实在也拿它无可奈何。”
    方鸻听了不由神往,心想难怪那么多人喜欢Elite,要是他也有这样的实力,也不用像现在这个样子东躲西藏。
    当然,那也只是想想罢了。
    他这个小小的团队,连艾塔黎亚边缘一线的公会都未必比得上,更不用说与国内排名第一的顶尖公会相比。
    苏菲也叹了口气:“其实南境还不算什么,我真正担心的是产生连锁反应。宝杖海湾还有一个考林—伊休里安东部经济共同体,如果东共也出问题的话,中国赛区的公会体系会出大乱子……”
    方鸻倒没想那么多。
    顶多是想到了洛羽与姬塔的公会——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这个时候尤古朵拉他们那些人,应当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最后这也走到这一步。
    更会不会影响他们这个小小的冒险团。
    而这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都太遥远了,苏菲是从银色维斯兰的高度来看这个问题,而对于七海旅团来说,显然还是眼下南境的问题更让人担忧。
    就他个人而言,当然是祈祷在一切麻烦发生之前,自己一行人能尽快完成计划,然后顺利前往迷雾峡湾,在那里开始建造七海旅人号。
    但问题没那么简单,一方面妖精之心还在蔷薇工坊,他还得去完成‘德丽丝’这条‘支线任务’,而这又与炼金术士联盟产生了关系。
    一不小心,便会卷入考林—伊休里安的政治斗争之中。
    而且完成γ形态的一式水晶,可能也需要用到炼金术士联盟内部珍贵的魔力溶液,这让他更加不可避免地要涉足于这个漩涡的中心。
    不过现在一切都还无头绪,总之先走一步看一步。
    他又看向苏菲:“说起来,你可以把暗影王座与龙火公会勾结的信息告诉军方了。”
    “这还需要你提醒,我早那么做了。”
    苏菲不满地哼了一声。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对方这个消息现在看来来得太及时了,至少给了星门港方面一个可以介入南方局势的借口。但她也明白,方鸻心中可能不切实际的想法,才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不过你也别指望太多……”
    “什么意思?”方鸻楞了一下。
    “你是打算让军方介入,防患于未然?”
    “难道不可以吗?”方鸻反问道。
    “理论上是可以,”苏菲想了一下,答道:“但眼下的情况有些特殊,军方与超竞技联盟的关系,你也知道。不说势同水火,但超竞技联盟防范星门港插手自己的利益,至少也和防贼差不多……”
    这些高层之间的事情,方鸻自然听不明白,甚至有些意外:“难道超竞技联盟可以不受管辖了?”
    “那倒不是,”苏菲摇摇头:“但超竞技联盟也只是在打擦边球,并没有明显逾矩的地方,星门港方面也总不能单方面把联盟拆散了……”
    “何况军方也有自己的顾虑——毕竟选召者怎么折腾,只要不违反《星门宣言》,也引不起多少注意。但各国对于军队的动向——尤其是中美欧这样在星门之后控制一区域的大国,稍稍有一些动静,就会引起广泛的担忧,”她轻声答道:“考虑到外交形象,没有必然的原因,一般我国是很少考虑会动用星门港方面的力量的……”
    方鸻有点意外:“可在宪章城的时候,海军不也出动了么?”
    苏菲白了他一眼:“那是人道主义救援,能一样么,芬里斯事件时我们也出动了。”
    “但这不也和拜龙教有关么?”
    “你有确切的证据吗?”她反问了一句:“今年上半年,在浑浊之域我们已经动用过一次军队,已经引起了广泛的抗议,尤其是韩日那边,所以现在星门港方面行事肯定是以稳妥为主的。”
    方鸻不由哑然,当时天蓝和帕克都没有带记录水晶,只是通过口述而已。他可以无条件信任自己的队员,可其他人呢?这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殿下愿意无保留地相信他们,已经是非常少见了,这或许还是看在芬里斯事件的面子上。
    苏菲看着他,又说道:“当然,作为芬里斯事件的英雄,你如果愿意公开身份,愿意以自己为担保的话,军方说不定可以以此为借口介入行动。”
    方鸻怔了怔。
    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很宝贵,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现在已经完全不信任超竞技联盟以及弗洛尔之裔能干什么好事。
    他必须在自己身份曝光之前,抓紧每一分一秒提升自己。当然,他可以选择公开身份,或许可以再当一次救世主,但那之后呢?
    他甚至可以一走了之,因为他毕竟只是一个选召者的身份。可他答应过希尔薇德,答应过艾缇拉和奎苏女士的承诺,团队之中的其他人又应当怎么办?
    权衡之后,他决定还是不改之前的计划。
    他相信自己有的是机会对付拜龙教徒。
    苏菲当然明白他的想法。
    她点了点,表示理解:“或者我用银色维斯兰的名义来担保,”她看着方鸻:“只要你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
    “不必了,苏菲小姐。”方鸻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感动。虽然他可以确保天蓝和帕克不会说假话,但难保对方不会耍什么花招。他明白要是对方用这个名义来担保的话,她面对的压力会非常之大。
    毕竟银色维斯兰小公主这个头衔,看起来是她的荣耀,但其实并非只属于她一个人,对方一言一行,皆必须代表着自己的公会。
    如果成功了,自然名利双收,但问题是一旦有什么闪失,对方的选召者生涯可能就要就此告一段落了,甚至说不定还会背上法律责任。
    苏菲轻轻一笑,好像方鸻这个回答让她十分满意:“不过那样的话,在找到确切证据之前,军方可能都会按兵不动,最多只私下派遣一些人手来调查其背后的真实性。”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方鸻说道。
    不过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苏菲也不再询问。
    因为两人心中皆十分清楚,这个方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们自己去找到确切的证据就可以了。只要有证据,这种明显违反《星门宣言》的事情,军方便可以以此为借口,出手介入南方的局势。
    ……

穿越小说网(m.15kxs.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伊塔之柱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15kxs.com


    ...
Top